This education blog shares various horizons of music in order to promot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music education. Being devoted to music education for 17 years, Carol Ng has established her private studio at Sandy Bay, Tasmania with an examination-standard Yamaha grand piano. In addition, Carol is keen on enlightening the next generation and advocating continuous advancement of music industry.

教育BLOG旨在推廣音樂教育發展,讓更多人認識不同的音樂領域;吳老師投身音樂教育十七年,於塔斯馬尼亞的沙地灣開設私人教室,並採用符合考試標準之Yamaha 三角琴教學,致力培育新一代音樂學好者及推動音樂行業的持續發展。

2015年10月10日 星期六

納粹大屠殺最老倖存者:音樂拯救我生命



Photo Credit: Kuba Bożanowski CC BY 2.0

3月1日是波蘭音樂家蕭邦的生日。幾天前,納粹大屠殺的最老倖存者,捷克裔的110歲老阿嬤艾莉絲赫茲索默,也是世上最老的鋼琴家,過世了,剛好今年的奧斯卡紀錄短片入圍名單裡,有一部《六號房的女士:音樂拯救我生命》(編註:本片剛剛榮獲第86屆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就是描寫二戰期間,赫茲索默身陷集中營,靠著彈奏蕭邦樂曲而得到重生的歷程。

赫茲索默是捷克鋼琴家,認識卡夫卡與馬勒,她在戰前就開始彈奏蕭邦,但一直到納粹在1939年占領了她的祖國捷克,才開始彈奏蕭邦的練習曲,那27首技巧困難而且需要灌注熱情的作品。彈奏蕭邦的練習曲,讓她在戰爭期間可以轉移心思,內心獲得平靜。


1943年,她跟先生與兒子都被送到捷克的特里辛集中營,接下來就會跟其他同胞一樣,被運往波蘭的奧許維茲,或者德國的達豪兩個集中營處死。但她在特里辛期間,奉命為納粹軍隊舉行了上百場演奏會,彈奏蕭邦的鋼琴曲,結果美妙的音樂感動了一位納粹軍官,特別讓她留在特理辛,不必被送往死亡集中營。
蕭邦的經典肖像畫,德拉克羅瓦繪/Photo Credit: Wikimedia Commons

波蘭是一個命運多舛的國家,十八、十九世紀被列強三度瓜分,一戰後終於恢復獨立,重建國家,想不到二戰期間又淪為納粹鐵蹄踐踏最猛烈的地方。我在十年前到過波蘭旅遊,從北德坐火車過去,主要就是要去看看納粹暴行的歷史遺址。



我記得先到波茲南,住在舊城區的市集廣場角落,白天坐公車到城裡晃晃,傍晚在市集的露天餐廳吃飯。累了一天,回到旅館想要睡個好覺,躺下去沒多久,樓下開始傳來砰砰砰有節奏的重低音,許久不停,去問櫃台才知,原來地下室是一個迪斯可舞廳。整個夜間,就在砰砰砰的聲響裡醒醒睡睡,做著閃躲雷擊的惡夢。

再來到了古城克拉克夫,納粹在這裡建造了著名的猶太區,將猶太人集中在狹小的居住區域,電影《辛德勒的名單》有詳細描繪。著名的奧許維茲集中營,就是從克拉克夫搭巴士前往,約四十分鐘車程。在克拉克夫吃到了波蘭的傳統食物,很特別的餃子,外觀跟我們的很像,但一咬,裡頭的餡料竟然是酸梅。

最後是首都華沙。華沙人口才一百多萬,沒有太宏偉的建築與街道,教堂與公園比起其他歐洲國家並不特殊,但波蘭出了三位世界級偉人,都在華沙住過,分別是哥白尼、蕭邦、居里夫人。附圖就是華沙街頭的哥白尼雕像,與蕭邦公園裡飄逸的蕭邦像。

那時波蘭剛開放旅遊不久,共產社會遺風猶存,對旅客有些愛理不理。有一次我走進華沙商店街一家冰淇淋店,牆上海報寫著三球一百元還是多少錢,於是向繃著臉孔的中年女店員比了三根手指,然後隔著玻璃,對著一桶桶五顏六色的冰淇淋左看右看。

選了一會兒,我指著一桶綠色的,寫著波蘭文也不曉得是什麼口味的冰淇淋,之後手指來回逡巡,拿不定主意,結果那女店員等得不耐煩,竟然刮刮刮,直接舀了三球綠色冰淇淋,臉更臭地遞了給我。

一定很少聽蕭邦,那女店員。

轉載自《沈政男的部落格》(2/3/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