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education blog shares various horizons of music in order to promot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music education. Being devoted to music education for 17 years, Carol Ng has established her private studio at Sandy Bay, Tasmania with an examination-standard Yamaha grand piano. In addition, Carol is keen on enlightening the next generation and advocating continuous advancement of music industry.

教育BLOG旨在推廣音樂教育發展,讓更多人認識不同的音樂領域;吳老師投身音樂教育十七年,於塔斯馬尼亞的沙地灣開設私人教室,並採用符合考試標準之Yamaha 三角琴教學,致力培育新一代音樂學好者及推動音樂行業的持續發展。

2015年10月1日 星期四

劉詩昆談鋼琴教育:學琴與天賦無關

美妙的琴聲令觀眾如痴如醉,高端的解惑使家長和琴童們豁然開朗。大師的切身體會和獨特見解不啻於一場春雨,讓學琴的孩子們獲益良多。

走出3個誤區
73歲高齡的劉詩昆,不僅是我國著名的鋼琴演奏家,還是一個鋼琴教育家。他如今已在全國各地開辦多家鋼琴藝術中心,培養了7萬多名琴童。在他看來,學琴就是一種必需的素質教育,將鋼琴與天賦掛鉤是最大的一種誤區。

劉詩昆認為,其實手指長、手掌寬,固然是學鋼琴的先天好條件,但鋼琴絕不是專為“姚明的後代”而造的。可以這樣說,只要沒有生理缺陷,精神癡呆或手指畸形,任何兒童都可以學鋼琴。音樂不否認有天賦一說,但只要不是成為鋼琴大師,就不需要特別的天賦。 “成不了陳景潤,一樣可以學數學;做不了巴金,不影響學語文。”

他接著說,眼下家長對孩子學琴還有另外兩種認識誤區:一是望子成龍。這個定位太高。學鋼琴就是一種藝術教育,能成為鋼琴家的比例很少,哪怕10000個琴童出現1個郎朗,那中國的鋼琴家也將過剩。他很幽默地講:“如果長沙有100個鋼琴家,那鋼琴家就不值錢了。他們老開音樂會,那票還賣得出去嗎?”

二是將鋼琴定位為一種高雅的文娛活動。這個定位又太低了,將大大影響學習的效果。學鋼琴是一種美育,美育有著其他教育不可替代的獨特的作用,比如學鋼琴就具有開發大腦、鍛煉協調能力、增強記憶力、提高藝術修養等諸多優點。

堅持還是放棄
每個學琴的家長幾乎有著相同的困惑:孩子一開始興趣很濃,可時間稍長,就打退堂鼓,嫌練琴枯燥辛苦,說不喜歡彈琴了,想放棄。這時候,家長該怎麼辦?依著孩子則半途而廢,逼著孩子又擔心受壓抑,剝奪了其童年的快樂。所以,“堅持還是放棄”這個問題總讓家長很糾結。

對此,劉詩昆的建議是堅持。他打比方說:“孩子的天性是愛玩,只有極少數會喜歡學習。你問全長沙市的學生是喜歡週五的晚上還是周一的早上,答案肯定是周五晚上;喜歡寒暑假還是平日裡上課,肯定是寒暑假。既然是教育的需要,就不能排除適當的強制性。”所以,“家長要千方百計哄著、誘導著,並伴隨著一定的壓力讓孩子堅持下去。只要當成一種學業,一種必要的教育,家長總會找到辦法。”

劉詩昆還認為,琴彈得好壞與喜歡與否不能簡單地畫等號。喜歡的未必彈得好,不喜歡的也能彈得很好。彈好琴的關鍵是孩子每天要堅持練習,並且要練夠一定的時間,此外彈奏方法主要是手形一定要正確。劉詩昆憂慮地說:“現在最嚴峻的問題就是手形不規範。可以這樣說,手形不對一定彈不好琴。”在現場,劉詩昆特別就手形的規範動作進行了具體的演示。

“牛”家長:有啟發收穫大
3月31日,在欣賞完劉詩昆的音樂會後,長沙人老兵發了一條微博:“長沙,劉詩昆音樂會。肖邦老柴太陌生,《春江花月夜》《黃河》似曾相識。誰讓咱從小就無這音樂細胞,看湖南大劇院,像我這樣陪小孩來的’牛’還不少。”

老兵自詡為不懂音樂的“牛”,其實,像他這樣的“牛”家長佔了學琴兒童的大多數。畢竟,有一定音樂素養,能輔導孩子練琴的家長太少了。

可這絲毫不影響“牛”家長們讓孩子學習鋼琴的熱情。正如老兵所說,陪小孩來聽音樂會的“牛”不少,而第二天,聽講座的“牛”也很多。許多“牛”家長說,聽了音樂會與講座後,特別有感觸,收穫很大。專程帶著7歲女兒從岳陽趕來的年輕媽媽劉冰說:“女兒學鋼琴已一年多,遇到一些困難產生了動搖,聽了講座,堅定了繼續學習的信心。”

當鋼琴王子郎朗、李云迪征服世界樂壇時,他們同時也征服了中國眾多年輕家長的心靈,“鋼琴熱”頓時火了神州大地。在眾多樂器中,鋼琴最受青睞。據統計,中國目前的鋼琴產量與銷量已排世界第一。感謝劉詩昆,希望他的鋼琴教育觀能是一支清醒劑,讓我們在走近鋼琴的同時能真正懂得鋼琴。

鋼琴只是一個載體, 一個媒介,通過鋼琴學習音樂,得到藝術的熏陶與教育,才是我們最終的目的。

轉載自《當鋼琴遇上 調音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