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education blog shares various horizons of music in order to promot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music education. Being devoted to music education for 17 years, Carol Ng has established her private studio at Sandy Bay, Tasmania with an examination-standard Yamaha grand piano. In addition, Carol is keen on enlightening the next generation and advocating continuous advancement of music industry.

教育BLOG旨在推廣音樂教育發展,讓更多人認識不同的音樂領域;吳老師投身音樂教育十七年,於塔斯馬尼亞的沙地灣開設私人教室,並採用符合考試標準之Yamaha 三角琴教學,致力培育新一代音樂學好者及推動音樂行業的持續發展。

2015年10月9日 星期五

視障鋼琴家 譜出女兒成長路

鋼琴家雙手在黑白琴鍵間飛舞,傳來柔和的旋律。
原來是C All Star〈天梯〉一曲,歌詞隨着旋律浮現眼前。

 「幾多對能悟到幾多精髓,能撐下去,竭力也要為愛盡瘁,抱緊一生未覺累,幾多對持續愛到幾多歲,當生命仍能為你豁出去……」

 原曲是講述一對老夫妻的愛情故事,不過,套用於視障鋼琴家李昇與阡晴這對父女上,同樣貼切。

 爸爸衝破視力障礙,努力盡父親的本分,用心感受女兒成長,愛護她;女兒明白爸爸境況,不怕困難,樂意成為爸爸的眼睛,默默扶持着他。

 兩父女間的愛如〈天梯〉般始終不渝。
 
 阡晴是爸爸的頭號「小粉絲」,常聽爸爸彈琴。
阡晴是爸爸的頭號「小粉絲」,常聽爸爸彈琴。
 
Profile 李昇(27歲)
經歷:自小患有先天性視網膜色素病變,現時只剩大約一成視力;於九歲時,學習彈鋼琴,衝破視力障礙,後來成為鋼琴家,並擔任展能藝術家,推動「傷健共展能」。
 
李阡晴(4歲半)
李昇之大女兒,喜歡音樂及唱歌。
李昇經常四出演出,展示藝術不受傷健局限。
李昇經常四出演出,展示藝術不受傷健局限。

視力僅餘不到一成

患有先天性視網膜色素病變的鋼琴家李昇,視力由小時候的三成變成現時僅餘不到一成,他簡化比喻為像患有深近視,看事物一片模糊,近的事物還可以粗略看到輪廓,然而,太光或太暗的環境會阻礙視力。育有兩女兒的他,女兒的樣子在他眼中會愈來愈模糊及陌生。對於七個月大的小女,李昇主力交予太太照顧,怕出錯幫不上忙,大女兒阡晴現年四歲,他則有信心照顧她多些,接送上課下課,跟她一起玩耍。

 李昇的視力問題屬於先天性及遺傳的,暫時沒有根治方法。「先天性視網膜色素病變屬於遺傳病,而整個家族,只有我跟哥哥有此問題,機率不算高,不過,我跟太太清楚知道女兒有機會有的。我們很重視小朋友快樂與否,可知道一個人開不開心,並非以視障或健全而定,是視乎個性、經歷及父母影響等等。女兒沒有視力問題,我們當然覺得是好事,假若她們有問題,我們都不太介懷。你看,我也是這樣開心活過來。」
 
 無懼視力問題,父女常一起外出遊玩。
無懼視力問題,父女常一起外出遊玩。
 

看不見女兒沒所謂

視力每況愈下,問李昇可擔憂見證不到女兒成長,看不到她披嫁衣的幸福畫面。「沒有想太多,這個病會一年比一年差,比我大三年的哥哥同樣有視網膜色素病變,他的視力比我還差,我有心理準備。可幸的是,我有時間慢慢適應視力問題,不是由100突然變成0。」他不忌諱跟阡晴訴說爸爸視力很差,女兒記在心,跟爸爸外出時,成為了李昇的領隊,如路前有障礙物或老人家,阡晴都會擋在爸爸前,跟爸爸說:「小心!前面有小心路滑牌!前面有公公婆婆,慢慢行!我要照顧妹妹,又要照顧爸爸。」阡晴有時候忘記爸爸看不清事物,會嚷着爸爸讀童話故事,此時,爸爸會出招,轉移叫女兒說給他聽。李昇說:「我會盡量做好爸爸角色,主力照顧她日常生活和陪她玩耍,不過,學業真的難幫忙。例如看功課,我要拍照,再放大看功課簿,真的很花時間,又如陪她用字卡認字,我辦不來。」
爸爸不易做,李昇希望盡力跟太太一起照顧孩子。
爸爸不易做,李昇希望盡力跟太太一起照顧孩子。

學彈琴得心應手

身為鋼琴家的李昇,從小感受到投入音樂的快樂,希望女兒也喜歡上音樂,有音樂陪她成長。回到十八年前,九歲的李昇如同普通孩子,家人安排他上各類興趣班。「其實,我學彈琴很偶然。哥哥比較文靜,家人安排他嘗試學琴,上課前一天,媽媽才叫我一起學,可能我太百厭,想我學會安靜。之前,我有上暑期足球班,但足球那麼快,根本看不清、踢不到。」先天視力不佳,李昇自言小時候沒有想太多而自卑,當時大約有三成視力,在課室裏,只要坐第一行中央位置就可以看清黑板,就是活動不方便。「在室內體育館,跟同學互拋豆袋,環境暗,加上豆袋移動太快,我總是接不到。又像我小時候參加童軍,當值時,旁邊有道紅線欄着,由於陽光太猛,加上線太幼,以及我對紅色不太敏感,我走過時看不到它,紅線就勒着頸。」李昇的眼睛像很難對焦的相機。然而,彈鋼琴不用靠眼睛,掌握了琴鍵位置,閉起眼睛,把印在腦海中的樂譜演繹出來,是多麼的得心應手,在李昇控制範圍之內。
阡晴在爸爸的耳濡目染下,喜歡音樂。
阡晴在爸爸的耳濡目染下,喜歡音樂。
 

努力下苦功記樂譜

「學琴很好玩,有很多變化,對我來說,較少限制。不過,初期有很苦的階段,尤其掌握樂理。出於視力問題,我不可以像一般人一邊看樂譜,一邊彈琴。我看得很慢,只能一粒一粒音彈出來,別人花兩至三分鐘彈一首歌,我要花三十分鐘。一般樂譜A4 大小,我則需要用A3樂譜,以便準確地認讀五線譜,一小節、一小節地記下譜子。後期,老師一句一句彈出來,我就用聽力記着,把琴譜背起來,才能彈。」據說,他小時候練貝多芬的〈悲愴〉,足足用了半年之久,才能基本掌握整首曲子,而所接觸的練習曲亦不多。雖然過程痛苦及枯燥,但李昇沒想過放棄。他真的很喜歡鋼琴,喜歡掌控琴鍵,能表達情感。加上天分,他考了一級鋼琴試後,跳級考第五級,再考第七、八級,其後更考獲演奏級文憑。「音樂可以感動不同人,很有意思。小時候跟家人聽音樂會,自己有一刻在想,如果我也可以成為台上音樂家,很多人聽我的彈奏,有多好了!」2009年,李昇實現夢想,舉辦了個人音樂會,用音樂勉勵年青人,珍惜自己所擁有。
 打鼓沒難度,很好玩!
打鼓沒難度,很好玩!

用音樂與女兒交流

音樂陪李昇成長,2010年榮升爸爸,他用音樂薰陶女兒。問身兼鋼琴老師的他,可有成為女兒的專屬私人鋼琴老師?他說:「很多朋友提醒我千萬不要自己教,放手給其他老師吧!女兒對着爸爸會不聽教,我又會勞氣,破壞父女感情。現時我們會在家爭琴練習,有時我教她彈,她會回嘴說:『我彈琴叻過你!』我會彈〈快樂頌〉、〈Jingle Bells〉,甚至校歌給她聽,她會在旁唱歌。或許阡晴自小聽我彈琴,她有潛質學音樂,拍子、音樂感、記憶力都不錯,現時年紀小,手指力及專注力則需慢慢加強。」李昇曾經與同是音樂家的哥哥李軒合演四手聯彈,或許待女兒長大,有機會兩父女一起演奏。
08_217K_feel 12_217K_feel
 
 

百感滋味 苦盡甘來

李昇以展能藝術家身份四出參與演出,以宣揚「藝術同參與,傷健共展能」。上星期,他出席愉景新城商場的父親節活動,也有帶同「頭號小粉絲」女兒出席,一起提早過父親節。李昇覺得做位稱職的爸爸不容易,像他更要克服身體殘障,身為兩女兒之父,他將當爸爸四年多之心路歷程注入〈舒伯特即興曲作品九十第三首〉之中,初期孩子降臨很幸福,然而隨着孩子成長,爸爸須勞苦地面對孩子成長問題,不過,這些都是幸福的,如同樂曲,結尾又回到開首的幸福感。李昇望日後為女兒創作樂曲,成為父女間的主題曲,陪着女兒成長。
李昇擔任愉景新城舉辦的《兩地展能爸爸「真不容易」主題分享會》,分享父親的苦與樂。
李昇擔任愉景新城舉辦的《兩地展能爸爸「真不容易」主題分享會》,分享父親的苦與樂。

後記︰看不見女兒笑臉

阡晴是慢熱的小女孩,首次跟爸爸一起拍攝,難免不太習慣。拍攝初期,她總是對大家很警惕,依着爸爸身後。音樂老師跟她玩遊戲,加上攝影師出動玩具逗她玩,阡晴才放鬆。之後,她展露活潑可愛的個性,笑嘻嘻玩不停。阡晴的笑容很燦爛,雖然李昇看不清她的笑臉,但聽到女兒笑聲,感受到女兒的喜悅,相信他也很滿足。看不見又如何?用心感受最真切。
15_217K_feel
先天視網膜色素病變
視網膜色素病變會引致感光細胞逐步退化,病徵包括夜盲、視野變窄或喪失辨色能力等,患者一般於孩童時期開始病發,目前還未有根治方法,病情會不斷惡化,令患者喪失視覺。據估計,全球視網膜色素病變患者約有一百五十萬人,香港的患者約三千名。
資料來源:香港視網膜病變協會
 
香港展能藝術會
於1986年成立,屬註冊非牟利團體,推動殘疾人士發展藝術才能的平等機會,並推廣展能藝術家的表現。此外,該會亦舉辦各種活動,透過公眾人士參與藝術欣賞和創作,推廣社會共融。
www.adahk.org.hk
成為展能藝術家,李爸爸參與演出,以身教讓女兒學會尊重他人。
成為展能藝術家,李爸爸參與演出,以身教讓女兒學會尊重他人。
●撰文:Esther Ngan
●攝影:Paul Choi(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場地:Hola樂活成長空間(www.hola-develop.com
 
 
轉載自《Sunday Kiss》(26/6/2015)
 
 
李昇、鄧卓謙《Piazzolla- Libertango》-藝無疆:新晉展能藝術家大匯演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