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education blog shares various horizons of music in order to promot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music education. Being devoted to music education for 17 years, Carol Ng has established her private studio at Sandy Bay, Tasmania with an examination-standard Yamaha grand piano. In addition, Carol is keen on enlightening the next generation and advocating continuous advancement of music industry.

教育BLOG旨在推廣音樂教育發展,讓更多人認識不同的音樂領域;吳老師投身音樂教育十七年,於塔斯馬尼亞的沙地灣開設私人教室,並採用符合考試標準之Yamaha 三角琴教學,致力培育新一代音樂學好者及推動音樂行業的持續發展。

2014年5月25日 星期日

鋼琴家 陳毓襄

音樂家的靈性、天賦與謙卑       文:李欣恬

鋼琴家陳毓襄與奇美文化基金會的淵源一向深厚,自學生時代的獎學金得獎者到後來的獎學金徵選評審,這樣長年的合作關係,也讓奇美文化基金會一直有替陳毓襄錄製專輯的計畫,但由於陳毓襄長年旅居國外,一直苦無適當時機。2010適逢蕭邦冥誕兩百年,也恰好是五年一度的蕭邦國際鋼琴大賽舉行的年份,臺灣各地舉辦蕭邦音樂節的氣氛濃厚,共有三大民間團體在北中南進行多場次的音樂會,趁著這樣的氛圍,也因為這樣的因緣際會,總算,我們能夠盼到這張精彩的專輯《陳毓襄:珍愛的蕭邦》。

光是專輯封面就夠特別的了,是鋼琴家陳毓襄和奇美文化基金會董事長許文龍先生特地挑選的,同時也是許文龍先生本人親自臨摹蕭邦的作品。在曲目的選擇上,也和大多的蕭邦專輯大不同,選的都是重要但少被演奏的小品,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曲目選擇,陳毓襄說道:「之所以沒有選擇較大曲目的原因是,我希望這張作品能讓觀眾在較平靜、放鬆的狀態下去聆聽,其實我原本的構想是希望整張專輯都以夜曲為主,但考量專輯曲目的多樣性,最後夜曲仍然了佔了七首中的三首。」

音樂家是上天的使者

藉著這樣一張別緻的蕭邦作品專輯,我們也能一窺鋼琴家陳毓襄對蕭邦演奏詮釋上的一些想法。演奏家是為作曲家服務的,但是要如何同時詮釋蕭邦又能表現自己呢?我們該藉著什麼方式去完全瞭解一位作曲家的思維?就另一方面而言,作曲家本身的思考,真的完整地呈現在作品中了嗎?在演奏上,我們從現有資訊去吸收,整合出屬於「蕭邦」的面貌,接著運用想像力,把消化過的資訊轉化成音樂,在這樣的音樂詮釋過程中,陳毓襄認為,必須有百分之四十的自己在其中,剩下的百分之六十則是我們所理解的作曲家樂曲意涵。

音樂家本身即是上天的使者,上天經由他們傳遞訊息,帶給世人心靈層面豐厚的滋潤,因此我們不該過度拘泥於蕭邦應當是如何,或者是演奏蕭邦應當浪漫、多情等印象,當然,樂曲分析、樂曲內容和當時的文化歷史背景是必須的基本功課,人文藝術修養是必須的,音樂本質也是必須的,以這些為基礎,跳脫出「蕭邦」也超越「你自己」,這是另一種高層次境界的表現。一如陳毓襄的恩師波哥雷利奇(Ivo Pogorelich)在參加國際蕭邦鋼琴大賽時,他的詮釋不太符合演奏「蕭邦」該有模樣,因而引來評審們的討論和質疑,即便如此,波哥雷利奇在詮釋蕭邦上的特色仍然具有他的價值,而他也是首屈一指的國際鋼琴大師,毋庸置疑。

音樂家的內在靈性修煉與外在功夫

對陳毓襄詮釋蕭邦和整體演奏生涯造成莫大影響的鋼琴大師,除了波哥雷利奇以外,尚有另外一位大師拜倫‧堅尼斯(Byron Janis)。拜倫‧堅尼斯是霍洛維茲(Vladimir Horowitz)的學生,之所以會拜他為師,主要是因為某次陳毓襄在準備拉赫曼尼諾夫第三號鋼琴協奏曲時,聽到拜倫‧堅尼斯錄製的版本,不僅承襲了霍洛維茲,甚至更超越霍洛維茲,因此陳毓襄興起了一個念頭,一定要找到這位大師,並且好好向他學習,後來真的如願拜師學藝,在和大師的第一堂課後,陳毓襄便確定自己的選擇是正確的。
陳毓襄形容上第一堂課的收獲,如同上了一整年份課程般豐沛,好老師總是能清晰地點出盲點,並且用適當的方法讓你瞭解;當然,好學生的配合度和領悟力也是很重要的。拜倫‧堅尼斯每點出一個訣竅,就像開啟了一扇門,到達另一個世界,於是陳毓襄便下定決心,一定要長期追隨拜倫‧堅尼斯上課。六零年代,拜倫‧堅尼斯由於美國與俄國關係,在當時僅錄製俄國作曲家的作品,直到晚年才錄製蕭邦,但是他的蕭邦彈得非常好,富有靈性,讓陳毓襄感受很深刻,因此,陳毓襄也決定要把握機會好好向他學習蕭邦作品的演奏。

如果說波哥雷利奇帶給陳毓襄的是少林寺般的「武功」鍛鍊,那麼拜倫‧堅尼斯之於陳毓襄而言,則是靈性上的灌溉。波哥雷利奇傳授彈琴時的各種肌肉運用,以及各種音色表現彈法,「一個聲音藉由肌肉的轉化、運用,竟然有幾千幾百種彈法。」;而拜倫‧堅尼斯在上課的過程中,可以引發出學生原有但未被開發的內在本質,讓學生也能理解自己而不斷突破。對於這兩位老師所帶給陳毓襄的萬千世界風景,她認為自己相當幸運,學習音樂的過程中,一直能夠得到這麼多好老師的指導,陳毓襄本身也是一名很好的學習者,具有高度天份和領悟力,也力求琴藝精進,相輔相成,相得益彰。

記住,然後忘掉

在陳毓襄達到拜倫‧堅尼斯的詮釋要求之後,拜倫‧堅尼斯反而希望陳毓襄能夠放掉一切,「因為我不要聽到你的音樂是設計好的,我不希望我接下來會知道你要怎麼彈。」拜倫‧堅尼斯的意思是,不要去侷限住音樂的自由性,不要有預設立場,一開始學習可以是有計劃的,先把詮釋方法練習起來,之後要忘掉這些設計過的種種,記住,然後忘掉,自在地運用你的心靈去詮釋音樂,這樣才是真正有靈性的音樂。陳毓襄也和我們分享了一個小故事,在某次上課結束後,拜倫‧堅尼斯希望陳毓襄不要直接回家,而是順著自己的心到任何地方,藉以訓練放掉以往按圖索驥的價值觀,然後應用在鋼琴演奏上,這是非常特別的訓練,也對陳毓襄的音樂有很大的助益。

音樂性和技巧,缺一不可

臺灣學生經常會詢問一個問題:「在演奏時,音樂性重要還是技巧重要?」其實音樂性和技巧是兩者並重的,演奏技巧更是基本的功夫,好的音樂家要能夠不斷超越自己,僅僅聰明是不夠的,還要有靈性,還要懂得突破自己,以及多體會。像陳毓襄這樣的演奏家,練琴時的態度和方法卻相當謙卑且仔細,「練琴越慢越好,速度快,練不出底子深厚的好功夫。」這是陳毓襄想給所有鋼琴學子的建議。

這張《陳毓襄:珍愛的蕭邦》專輯是陳毓襄多年所學的功夫集成,在多年的學習和自我摸索之後,她所演奏出來的音樂,定能讓聆賞者感同身受,也期盼樂迷朋友們能夠一齊從她指尖下的音符中,感受到心靈的平靜與解脫。
《MUZIK》No. 45 音樂家的靈性、天賦與謙卑   
 
關於彈琴的五個秘密-陳毓襄教你鋼琴功夫   文:李欣恬
 
陳毓襄,享譽國際的鋼琴家,承襲自李斯特鋼琴學派,追隨鋼琴家波哥雷里奇練成獨門的「鋼琴武功」,近年來,有許多人對於她的彈奏方式與學問感到好奇,去年的她,更是於國家音樂廳完成了李斯特《超技練習曲》全本不間斷演奏,十二首曲目一氣呵成,彈完之後,她在舞台上禁不住地感動落淚與現場觀眾謝幕,能完成這項創舉,對於體力、耐力乃至演奏功力都是非常大的考驗。關於彈鋼琴,有太多需要學習的細項,或許你曾經對鋼琴演奏一知半解,或許你曾經不知道如何解決問題,那麼就讓陳毓襄為您解析她獨到的鋼琴演奏功夫,這是集結多年經驗與潛心學習而來的結果,這是一項無論你是否學過鋼琴,都會想要一窺而知的秘密!
 
秘密1:站功 上虛下實
首先必須要練習的是站功,顧名思義,站功就是,練習的時候站著練,目的是為了要讓身體的重量和重心都往下走;運用地心引力,把你的重心往下移,集中在腹部、丹田和臀部,當你的重量往下,上身自然會變輕,移動的速度也會變快, 這樣子的彈法,非常靈活自在,由於鋼琴是打擊樂器,如此一來,便可以彈到琴鍵很裡面,觸鍵很深,聲音不會虛無縹緲,連帶的肩頸也不會用力,一旦坐下來之後,自然而然地會有很標準的姿勢出現,當身體又正又直的時候,身上的氣也會正確的流動,進而使用到地球的氣。
 
秘密2:腳踏陰陽 手畫圓 
陳毓襄認為,世間萬物都需要陰陽兩極的配合,而彈鋼琴也是這麼一回事,當右腳踩踏辦的時候,右腳就變成「虛」;重心變成在左腳,這個時候,左腳要踩得很深很穩,很踏實地踩住,這樣子身體重心就不會跑走;手畫圓的原因是,因為鋼琴是非常「剛強」的樂器,必須要用「柔」的方式才能彈出好的聲音,當手往外動一下,聲音就變得比較soft,變得不是直接的擊弦,而是有一點緩和;但是往外畫圓也有很大的功夫,經常有許多人演奏時一直在動,每個音都在動,如果動錯了,氣反而會跑;正確的動是手肘拉著手腕往外拉一下,這動作很小,小到幾乎台下觀眾都看不到,但是聲音馬上會有所改變,陳毓襄也拿少林寺武功來做譬喻:少林寺練輕功要飛起來的時候,會向外推一下,那一下會讓力氣向外分散,聲音馬上柔和下來。
 
秘密3:演奏連貫不間斷 手臂穩定
陳毓襄提到,可以從音階和琶音來練習這個項目,將印幣放至手背,手保持不動,換手指的時候也不能讓印幣掉下來,相信許多學過鋼琴的讀者朋友們,都曾經使用過這樣的方式,但是什麼是取決於「大師式」的彈法呢?在於演奏時的零接縫不間斷,不能有上下左右的動作,移動時手指和手臂是同時移動的,動的動作要一致,移動的速度也要一致,平均的移動,沒有任何動作是最重要的要訣,這需要非常細心的練習。陳毓襄以麥可傑克遜的知名舞步「月球漫步」來做為例子,那是零接縫的最高境界。
 
秘密4:放功
「放功」和「收功」本質上是同一個功夫,但是要分開練習。放功就是彈大和弦的時候,用「推」的力量彈,放功是外柔,收功就是內剛,陳毓襄也特別舉例,許多大師彈奏時,外頭看起來幾乎是不動的狀態,但是裡面像火山一樣有著無比的爆發力和狂熱;彈大和弦並不需要特別用力,只要用對肌肉,就能彈出想要的聲音,大塊肌肉是用來控制力氣,小塊肌肉則是用來掌控音色。放功,就是像在「推鋼琴」一樣的力道,或者是「揉麵團」,推的功夫要越慢越好,力道是柔和且緩慢的,以柴科夫斯基第二號鋼琴協奏曲開頭的動機和弦為例,是最適合練習放功,彈出來的聲音必須是厚實且柔和的,這就是最好的聲音。
 
秘密5:收功
「收功」是非常困難的。陳老師特地準備了一顆適合她手型大小的橘子來做示範,練習的時候,必須以掌心「hold」住橘子,而不是用手指拿住橘子,使用到的是掌心內部的肌肉,「抓」住橘子彈琴;陳老師特別強調,這樣子拿著的時候,是用到內部的肌肉,而不是手指的力量,這是非常高竿的練習方式,實際應用到演奏上,就是把聲音收起來,用手去收,「take」你的音,把聲音收起來。這個功夫練好了,也能練手指的肌肉,一旦手指的肌肉練出來了之後,手的獨立性也出來了。
(欲見完整圖文內容,請至2012《MUZIK‧古典樂刊》3月號)



自《音樂講堂》(28/3/2012)


Prokofiev Piano Concerto No.3 C major-2.Tema con variazi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