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education blog shares various horizons of music in order to promot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music education. Being devoted to music education for 17 years, Carol Ng has established her private studio at Sandy Bay, Tasmania with an examination-standard Yamaha grand piano. In addition, Carol is keen on enlightening the next generation and advocating continuous advancement of music industry.

教育BLOG旨在推廣音樂教育發展,讓更多人認識不同的音樂領域;吳老師投身音樂教育十七年,於塔斯馬尼亞的沙地灣開設私人教室,並採用符合考試標準之Yamaha 三角琴教學,致力培育新一代音樂學好者及推動音樂行業的持續發展。

2014年6月4日 星期三

專訪長號傳奇林伯格 從手執長號到拿起指揮棒

隨便問一個長號手,要他數一個最著名的長號演奏家的話,你大可預計這個標準答案:林伯格 (Christian Lindberg)。闊別香港二十多年,林伯格今次來港登台,卻是以長號演奏家以外的身份:作曲家和指揮家。

香港城市室樂團邀請了林伯格指揮一場,實在叫人喜出望外。 
Christian Lindberg 08
文:胡銘堯

林伯格的名字,不單是學長號的人崇敬的對象。拿這件會伸長縮短的樂器,穿顏色斑斕的襯衣,模仿電單車風馳電掣的引擎聲……當年他那《電單車協奏曲》的形象,早已深入民心。如果說帕格尼尼賦予小提琴新的技法,李斯特給鋼琴改革,那麼林伯格就令長號變成炫技的樂器。

指揮與作曲並行
近幾年,林伯格更為活躍於指揮台上。「我沒有一心要希望成為指揮,只是當應允了第一個邀請之後,以後的指揮邀請就紛至沓來了。」那是2000年的事,他獲英國樂團之邀作指揮,他說當時心態是「儘管一試」。那次首演之後,指揮邀請立即湧來。但對林伯格而言,指揮和作曲這兩個新身份,卻是並肩而行。「那是我 39歲的時候,朋友對我說,是時候要寫一首大型的協奏曲了。那時我首演了65首新作,通通都是他人的作品。回想起來也覺得那是很奇幻的:就是這樣一說,我好像心裡多了點動力,要自己手寫一首協奏曲,而這心裡的聲音也愈來愈強烈。」雖然回頭看,開展作曲和指揮之旅都帶點偶然,林伯格認為現在看上去,所有都來得自然。「我說那是自然… …還帶點必然吧!」

林伯格的訪問在以北歐為主題的餐廳「Finds」舉行,伴隨家鄉菜色的,是林伯格沒有架子的笑聲。我問他是否介意我形容甚至拍攝他當天的打扮,他笑說當然可以。「這裡天氣很好,我說這幾天是很和暖!」–他仍穿短褲和拖鞋,香港這微涼的天氣,對於以瑞典為家的他而言,還只是暖和的夏天。

那天早上,林伯格主持了長號大師班,聽了五位學員演出後,他提到自己很重運動,原因是演奏者需要強健的體魄。「特別是長號這件樂器,對身體有苛刻的要求。」所以他會跑馬拉松,就是要持續鍛煉呼吸系統和肌肉。「還有是音樂家的生涯,飛來飛去,沒有強健的身體,這不易調節。我幾日前還在墨西哥,回了瑞典的家兩天,這就飛過來香港了。我的腦袋還有不同的時區,但身體卻要讓我投入工作。」

低音銅管樂器 更適合現代音樂廳
今次來港,他指揮自己所寫的大號協奏曲,演奏的是他的好友、大號演奏家巴塔斯維克(Oystein Baadsvik)。「我的檔期排得密密的,但巴塔斯維克問我有沒有空來指揮自己的協奏曲,這兩三年的日程,就只有這個星期可以。」於是他越過大西洋再飛越整個歐亞大陸,來了香港。

林伯格的大號協奏曲稱為《戀愛中的熊貓》,原來他早在創作時,已邀請巴塔斯維克分享這作品。「我創作的習慣是先寫 24 個胚胎式的意念,然後感受我會喜歡或者不喜歡哪些,最後挑選五個來創作。」林伯格邀請巴塔斯維克去選些喜歡和不喜歡的意念,但他卻留有一手。「我可以選些他不喜歡的意念,來給他點難度!」

很多時作曲家找演奏家商量,都是商討音樂與該樂器是否適合,創作上怎樣配合樂器以發揮效果。巴塔斯維克說林伯格從來沒有問他大號的技術問題。「他自己本身就很熟悉,我們完全沒有討論過技術的問題。反而他跟我分享創作的過程,那是很特別的經驗。」巴塔斯維克也是一位炫技演奏家,給大號的演奏技巧帶來翻天覆地的改變,而他演出時更輕盈地提大號,在舞台上走來走去。

林伯格在大師班中提到他喜愛的音樂家相當多,其中他提到了羅斯卓波維契 (Mstislav Rostropovich) 的名字。訪問中,我問他有沒有打算仿效羅斯卓波維契,以演奏、委約甚至創作協奏曲,把長號帶到更高的地位。「我認為長號和大號這些低音銅管樂器,是更適合 21世紀的獨奏樂器,正如小巧的小提琴適合 19 世紀細小的音樂廳一樣。現在的音樂廳十分大,觀眾又多,長號和大號本來就很適合這些寬敞的空間,而且相當有威力。反而小提琴在現在的音樂廳,往往被空間和樂團壓下來。」林伯格說,在古典音樂的世界裡介紹新的音樂不是件容易的事,但他希望以新的技巧新的作品,挑戰觀眾耳朵,也為古典音樂開啟新的門戶。

勉勵年輕演奏家:莫忘初衷
今次來港,他並未有演奏拿手的長號,但他在工作坊中,卻大力鼓勵年輕演奏家,勉勵他們不要忘掉當初學音樂的動力。「我在 20 歲時做了個很艱難的決定。我去了樂團演奏。我學音樂,是因為我熱愛音樂。但環視樂團的樂手,音樂是他們的職業,即是要靠音樂來賺錢。我那時想過當律師,以音樂作為興趣。但結果我決定了全時間以我的興趣,即是音樂為職業。」回想起來,頭十年相當艱苦,但他卻不斷提醒自己當初成為音樂家的原因,是因為對音樂的熱誠。最後他以幾句簡單的說話總結當音樂家之道:「我從沒有想過放棄。每天我也愛音樂。謹記當初你怎樣開始。」

文章刊於 2013 年 11 月 22 日《文滙報》。

自《Dennis Wu》(22/11/2013)

Christian Lindberg - Prokofiev - Romeo & Juliet Suite